スポンサーリンク

上記の広告は、30日以上更新が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たに記事を投稿することで、広告を消すことができます。  

Posted by だてBLOG運営事務局 at

2013年06月18日

卡夫卡根植的靈魂

讀卡夫卡,他帶領我穿過黑暗,一直進入更深的黑暗,我卻越來越滿懷冒險的興奮,一路向他提問,不停的提問,他沒有回答,他只帶領我去看見,我越來越心滿意足,也越來越否定我所看到的,路還不足夠長,時間還不足夠長,我需要答案,跟隨著他進入無邊無際的浩渺宇宙,欲罷不能電子回收
黑漆漆
我說卡夫卡是老練的,是給我勇氣穿透黑暗的,是指引你甘心等候命運的,可是,這個理解不也是片面的嗎?卡夫卡不是為了呼救而寫,也不是為了教你自救而寫,他不是拿來用的,我犯了實用主義的錯誤。也不是各種體系的哲學、文學、心理學、神學、科學、美學、政治學的理論能夠完全或者正確的詮釋得了的,他不應該屬於某種理論或者某種用途。但他的確在上述若干方面有都令人著迷的巨大魅力和更遠大的前景。然而,他卻時刻超出與此,高於此,進入更深的黑暗,用更赤誠的墜落,完成飛翔。

同為存在主義,其實卡夫卡並沒有表現出加繆或薩特的二元對立主題,他的荒謬只是件外衣,真正要表達的是出奇的冷靜和理智。而其他存在主義者的表達,更多是鮮明的對立主題,只是經常成對出現,而且互不抵消,甚至相反相成,雖然這是存在主義的一大特點和魅力之所在。卡夫卡的作品也到處都隱含著矛盾,並表達矛盾,細致入微地不厭其煩地娓娓敘述,帶領你看見更多的內核,更豐富的層次,更龐大的似乎永垂不朽的規則和機構,更精密繁瑣而又隱祕的直至匪夷所思的運轉模式。你會發現他其實一直在尋找一個平衡點,或者試圖找到一條用來解釋這個世界之所以存在的正確道路,或者想得到一個答案,即一切存在是否即是合理?抑或想說服自己︰一切存在即是合理或者是必需。因此,無力虛弱,所以厭倦。卡夫卡的作品相較其他存在主義作家作品,更見複雜性和深刻度,尤其對於人性和生存的矛盾統一方面來說。他沒有明顯的二元對立,也沒有表達激烈衝突,也沒有純粹的虛無,多元的矛盾互相為對方的存在而存在,形成強大的張力,悖論和歧義性、多義性在此從生。儘管如此,他的悖論還是建立在人性基本道德和價值上的。而加繆更突出虛無,一切的虛無,所以一些悖論性的理念沒有給加繆找到理論上的出路,他的作品也讓人產生更多的困惑。作為微不足道的人,我們讀卡夫卡,更能找到內心的認同感,似乎在那些同樣微不足道的角色中看到了相似特質的人,相互吸引靠攏,並學會靜靜地生活,精神集中地觀察。差別只是在是否認識到這一點鋼琴搬運

卡夫卡於1883年,生於捷克(當時屬奧匈帝國)首府布拉格一個猶太商人家庭,因喉結核卒於1924年。期間歐洲有一些大事件發生,如第一次世界大戰發生和結束,法蘭西大革命幾起幾落,俄國十月革命爆發等。這些事件在他的作品裡幾乎沒有提及,但是他對政治和戰爭的冷靜而獨立的觀察在幾個短篇裡面表達得非常的清晰和深刻,但是誰又能在社會變革和動盪之下獨善其身呢?如果卡夫卡再活幾十年,他會怎樣來看待二戰,怎么樣看待奧斯維辛集中營,怎樣看待布拉格之春,又怎樣看待蘇俄和華沙條約組織? 甚至他作為猶太人能在二戰中幸免於難嗎?他的觀察又將會給我們怎樣的揭示和震撼?一切不得而知。而他所具備的的先知的特質一定會將我們引向更明智的方向,甚至我們可以得以完卵之勢存在。歷經戰爭和變革的作家有很多都思想極度深刻,從哲學的深意直到人性的本質,讓你無處逃避時也被致命吸引。因疼痛而領悟。我非常喜愛的作家如昆德拉、奧茲、庫切、杜拉斯等都經歷過這樣一些社會動盪,所以,他們的筆觸也具有了特別的敏感度和透徹點,就像呈現一個水晶球裡的萬象變幻,給我得以展開沒有止境的探索之旅,或者是因事物的通透得以放下我執,得以榮辱不驚。或許,作家是具有使命的人,儘管他們不一定這么認為,他們的使命應該就是我感到的一切,以及更多。就像昆德拉說的,這個世界上只有生命和作品是最寶貴的,沒有什麼能夠在超越。甚至我們的信仰和自以為是的規則、尊嚴等,都不能超越其上。他們帶給我的遠遠不止這些,卡夫卡帶給我的更是超出於此。這個世界還有一種不朽存在的話,那就是這樣的作品和思想。甚至於他們的靈魂都已先於年紀和時代而老去,我深愛這樣的老靈魂,深愛他們的不朽新娘化妝課程。  


Posted by fulllulu at 18:24Comments(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