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09月14日

清麗如月的慘白

她悄悄的,把自己關閉在玻璃門後,她屬於黯淡的,不發光的,只有蜷縮在黢黑的地方,才是協調的一體搬屋公司

這裡是一個比較幽靜的一角,深濃的夜,披著風的袍子,在這裡蹲著,隱遁著。沉澱著一份靜謐,一份微涼。

她,像一尾缺氧的魚,倚靠著露台,在清新如水的夜色中接喋著。拂過鼻尖的是那濃郁草木芳香的風葡萄酒

這裡的一切,讓她的心安靜下來,有幾分沉迷,依依拂過臉頰的游絲,有幾分游離和恍惚。

月慢慢升起來了,面對她。

她可以直視月,在這如鍋底一樣黑的夜空裡,月,清麗動人,月是國色天香的美人,是綴在烏黑的鬢髮邊的一枚寶珠,美人!寶珠!這些想像太飄渺,離紅塵太遙遠,她此時是在賞月嗎?她有點啞然失笑,古往今來賞月的人,可以用盈笥累筐來形容,卻獨獨不是她,別人賦予月的聰慧和睿智,她也不想掠美,也不想湊這個熱鬧!月能懂什麼,什麼也不能懂,最低限度連自己為什麼發光可能都不知道,如果月知道呢?月會如何呢?月,知道自己是不會發光的,是藉的別人的光,是不是會像她一般躲在一個寂靜黢黑的角落裡,去舔自己的哀傷,會像她一樣去蜷縮自己的心,藏起來!在孤獨的黑暗裡徘徊嗎?月會去哪裡呢?月沒有目的,她也沒有!她本來沒有,現在也沒有,只是為了逃避,為了躲避一份自卑,她來到這裡,哀傷的自卑沒有消失了,卻平添了一份寂寥,那清泠泠的月光,讓她有觸目如霜的感覺!

“好冷啊!可是,還沒到深秋呢!”她心裡隱隱的想,她對節氣是模糊的,是沒有概念的,寂寞的太久了,已經忘了節氣,在滿屋子裡都是歡聲笑語的時候,她是寂寞的,節氣對於她,只是櫥窗裡精緻的擺設,毫無意義,過節了,人們的眼睛裡只有成功的人,而她呢,只是一個附庸品,也許連襯托都不是,她也不想藉光,於是選擇出逃,逃過這纏繞在心頭的那份自卑的悲傷Claire Hsu

月的光,像散淡的雨絲落在身上,真美啊!如果她能羽化成鳥飛起來就好了,鳥是自在的,鳥應該是沒有悲傷,沒有艱辛,沒有厭倦和困苦的!

夜漸漸深了,遠處,大大小小的窗口已經沒入了黑暗,身後的玻璃門也閉上了眼了,屋裡的人也許睡了,她想還是回去吧,她無處可棲息,不是嗎!

她低著頭,帶著一身慘白的月色,輕輕的推開了玻璃的門。



Posted by fulllulu at 15:30│Comments(0)
上の画像に書かれている文字を入力して下さい
 
<ご注意>
書き込まれた内容は公開され、ブログの持ち主だけが削除できます。


削除
清麗如月的慘白
    コメント(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