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08月29日

讓思想不停留的前進

我突然想起那天在教堂門口的老人。他是大學老師。他用很鄙夷的口氣問我,“你信教?”我回答不。他認為信教的人都不正常。總之我在那裡見到的每個人,都鄙視信教,我問他們去教堂的路怎么走,他們都是先用很嫌惡的目光看著我,問我你信教?當我回答不信的時候他們的臉色才變得正常亞洲知識管理學院

當那個老人說信教的人都不正常的時候,我試著用委婉禮貌的話小心翼翼地回答說,我感覺人還是有信仰的好,只要不全信,不是放棄自身一切價值觀和認識,能保持懷疑就好。然後老人說,別,你別信這個,要信就信**。我沒說話,我只是笑,“呵呵”。這並無鄙視反動的意思,只是我不贊同而已,但我不想改變他的思想。每個人都擁有思考的權利。

我看從1955年開始的所謂的“檢討”,我也是個人,有悲有喜,所以我就在那哭著看,甚至不敢再看下去,為那些我尊敬的人們被踐踏的信仰。甚至在幾分鐘內我氣得渾身發抖。我覺得那個時代的**就像是當年的國民黨了亦或是清代,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畜生,混蛋,王八蛋。憑什麼不許人們有創造,有新的思想,身為一個大黨,你不同意別人的觀點,你難道就不捍衛民眾說話的權利?以前我一直把這個錯誤全部歸結到**的身上,但說實話**就是他帶頭放的一把陰火。總之在我的眼裡他就是一個殺千刀的死胖子。好吧,我是個人,有缺點有偏見的。如果誰是毛粉,別來朝我吐口水,我不怕,因為我壓根不想搭理你。這是題外話。**放了這把讓中國倒退幾十年的邪火,但沒有可燃物,老師告訴我這個條件燃燒是不成立的。所以,民眾的愚昧和盲目崇拜,天,這史上第一易燃物,愚昧的強大力量。但是郭敬明不是有句話嘛,每個人都該有一次被原諒的權利。所以我真不是反動派,我希望**能帶給我們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民眾的解放和福祉。這需要我們沒個中國公民的參與和力量CCIBA論歐洲經濟

所以現下都強調素質教育,力圖讓學生有思想,這么說吧,有沒有思想,我說得最有用了,因為我就是個學生,剛剛過了九年義務教育,開學我就上高一了。

我的結論就是,我真沒看出我身邊的同學有幾個有思想的。

我學習在級裡排前十的。哦,你會說,除了好學生,不是還有差學生么?思想有不只是你們才有的東西,得了吧,釣魚島那陣他們身上畫滿了釣魚島是中國的字字畫畫。他們也不尊敬老師,也不禮貌待人,一天到晚撇著外八字的腳,甩著五顏六色的毛,嘴邊掛著“操,我去年買了個表”的人,算了,別談思想了。說到底吧,可能因為我是山東學生,又不是青島煙台這樣一線城市,而是三線城市,所以素質教育這東西啊,在我的印象裡,就是有領導要來檢查的時候,我們幾個學生背一下課程表,知道有幾節音體美,然後做答卷而已。但音體美我們一年也是有幾節的,但是什麼道統文化之類的課,哎呀,真是,我可不能再說了,學校領導會不會來腆著大肚子和一張肉臉來朝我吐口水。所以我對大城市的學生們還是懷有希望的。其實我們這裡,我相信也是有思想的人的。

其實說這些可能很多人感覺我偏激什麼的。但這就是事實,這不是一個同情心泛濫的時代,我實在沒有必要來將自己哭訴得多可憐。我只是希望能有更多的人意識到這個教育架構的不合理性。但很多人,尤其是家長,會說,哎呀不這樣學習哪來的大學。對於這個,我真的反駁不了什麼。家長的隊伍太龐大了。我需要小伙伴來壯大我們自己的呼聲。話說上學畢業結婚生子老死確實是很多人的夢想。我沒感覺有什麼不好。但當整個社會的人幾乎全是如此。大概,該有侵略戰爭了。

我愛中國,我希望它能更好。當年剛建國的時候,什麼故宮,城牆,廟宇,牌樓,幾乎沒人考慮到這些中華幾千年的文化精粹,感覺就是腐敗舊朝的遺留,該扒該毀。這話如今如果有人說,估計該有人要笑了。但你不得不認,這真的是當時幾乎全部人的思想Asian college of knowledge management

時代需要進步,不跟上時代進步的步伐,來臨的只有毀滅沒有天長地久。

我希望我這些看起來很幼稚,小孩子瘋瘋癲癲的話在有些人看到後,能夠反省自己的未來,能夠變得有思想有信仰。不管你們會不會,我是會的。這是一條正確的路,我會為之奮鬥,別,別來罵我神經病,我可不會寫檢討。



上の画像に書かれている文字を入力して下さい
 
<ご注意>
書き込まれた内容は公開され、ブログの持ち主だけが削除できます。


削除
讓思想不停留的前進
    コメント(0)